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凌云飞天的博客

我追求,所以我记录

 
 
 

日志

 
 
关于我

凤凰卫视、本港台、《深圳特区报》、《香港商报》等媒体多有专题报道,N个著名或非著名电视、电台、院校主讲嘉宾,出版多部著作,广东旅游出版社出版的《美丽欧洲》是我国第一本“团游书籍”,曾荣获全国“十佳博客”称号。博文除特别说明外均为原创或与同仁携手原创。聊博各位一笑。欢迎转载,共享天伦。

网易考拉推荐

深圳外来工子女入学状况样本调查  

2012-06-01 10:16:36|  分类: 评心而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深圳外来工子女入学状况样本调查

深圳龙岗区金稻田路1122号金稻田学校,5月末的校园充盈着节前的欢愉。下课铃刚一响,学校就沸腾了起来。10岁的小飞看了看手上的电子表:4点35分,然后利索地拎起书包走出了教室。从6岁离开湖南老家至今,这已是小飞在城里度过的第三个儿童节,也是他在这所新学校度过的第一个儿童节——之前,由于就读的民办学校福林学校停办,他被分流到了金稻田学校。在深圳,有这样一群跟小飞相似的儿童,当他们结束自己在农村的“留守生涯”,随打工的父辈蜗居在城市的某个角落,进入夹带着憧憬与不安的“后留守时代”:他们的父辈怀着扎根城市的梦想,却在融入过程中遭遇重重阻碍,于是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但如今,孩子的教育问题,成为他们最为真切的忧虑。

 

孤独的童年

去乘车的路上要经过学校的球场,小飞忍不住驻足多看了几分钟。一条赤红色的布条横在行道树间,写着“欢度儿童节”几个大字。由于父母工作不太稳定,一家人频频更换住处,小飞也往往因此转学,这让他有些苦恼。喜欢踢足球的他,以前放学后常常和一群伙伴在学校附近的球场踢上一会儿球才回家,现在学校离家有些远,为了赶上晚饭时间,他一下课就得拎着书包去赶车。小飞在学校里认识的朋友,大多是像他一样的外来工子女,也被称作“流动人口”:身边的同学总是换了又换,刚熟悉起来的朋友,或许第二天就不再来了。现在的小飞已记不清以前很多同学的名字了,假期的大部分时间,他总是一个人呆在家里,喜欢看动画片,爱笑,但不太爱说话。不像城里长大的儿童,有一堆新奇有趣的玩具陪伴,家里没有电脑,小飞也不会玩电子游戏。父母平时忙于工作,基本没什么时间陪他。偶尔假期有空,父亲会带他去欢乐谷。小飞说,那是他最开心的时候。不过从6岁来深至今,父亲只带他去过两次。这是大多数生活在像深圳这样的大城市的外来工子女的写照:他们被留在农村的时候,“留守儿童”的称谓,暗示了他们童年的孤独;当他们被父母接到城市时,却面临着“后留守时代”的另一种“流放”——远离长大的村庄,带着对陌生城市的好奇与不安,常常给自己安上“外乡人”的自我暗示。他们有许多共同点:周末不会参加各种兴趣班,假期也不会参加夏令营到处旅行,与父母居住在城市的一隅,却难以产生城里人的自我认同感。记者问他们“你觉得自己是哪里人”时,没有一个孩子回答:“我是深圳人。”

 

艰难的抉择

然而,大多数儿童在离开农村来到城市之后,最终却又不得不回到他们的生养之地,有关城市生活的记忆,成了童年里一个可长可短的注脚。小飞的父亲戴先生跟记者算了一笔账:小飞在深圳每个月的生活费、交通费等需要500多元,每学期的学费1000多元,再加上一些杂费,一年的花费在1万元左右。“也就是说,从2007年把孩子接到深圳至今,为了他的支出已有4万多元,这在湖南农村老家,都可以给年轻人盖一栋婚房啦!”“当时主要考虑到孩子的爷爷奶奶已经年迈,不能继续照顾他,而且离父母久了都不亲了,于是决定把他接到深圳。”然而,随着小飞年龄的增长,一个念头却开始在戴先生脑海中闪现:让孩子回老家。戴先生说,儿子还小,念小学的费用还不算贵,但等到以后读初中、高中,没有深圳户口,费用就贵多了。他打算等儿子能够自己照顾自己了,就送他回老家念寄宿制中学,但又不忍让其一个人孤独地当“留守儿童”,所以仍在犹豫。“我知道,在此之前,已经有很多像我一样来深圳打工的人,因为孩子的教育问题回到了内地。我们迟早也会回去的,趁现在年轻多赚一点钱,其实也是为了孩子。”来自湖北的另一名外来工王祥有着相似的看法,但他忧心的并非孩子的教育费用。他说,目前高考制度规定,考生只能在户籍所在地参加高考,因此孩子迟早得回老家。“但也不能等他们参加高考时才回去啊,毕竟两边的教育水平不一样,考卷也不一样。在老家念中学的话,老师的辅导肯定更有针对性,对孩子也更有利。”

 

“失学”之痛

今年刚开学两周,包括小飞以及王祥6岁的儿子彤彤在内的100多名孩子突然“失学”了——由于招收不到足够的生源,位于罗湖莲塘的民办学校福林学校开学两周便停办了。孩子突然没学可上,家长们着急了,四处申诉。经媒体曝光后,在有关部门的协调下,学生被分流到了其他学校。“本来是想看看开学后会不会有学生来报到,所以坚持了两个星期,后来人数实在不够,没办法了。”校方解释说,他们将学费一一退还家长,在每个学生都找到接收的学校后停止了办学。福林学校的命运,在深圳并不是孤立的个案。“已经不是第一家了,据我了解,去年罗湖就有两家学校停办了。”深圳市金安教育集团董事长陈胜坚说。这与记者查询深圳市教育局民办中小学办学信息后得出的结论相吻合:之前的确有一些民办学校遭遇停办厄运。比如,2009年宝安新华学校的停办,让近千名学生突然“失学”,而其中大部分是外来工子女。一些家长对此十分不解,曾在网上发帖求助,质疑现行的民办学校管理制度。近年来,办学条件难以改善,加上竞争激烈,民办学校的生存环境逐渐恶化,一些办学者心生退意,他们洒脱抽身之后,被留在原地的,更多的是像王祥这样无助的家长和孩子们。不过,到儿子的新学校了解情况后,王祥感到了些许慰藉:“现在的学校,条件比原来好一些,上英语课的时候,老师会放外国人说话的录像给学生看,叫什么‘多媒体教学’。”事实上,“多媒体教学”早已在大部分公办中小学普及,但在王祥看来,似乎还是件“新鲜事”。除了硬件差距,师资力量的薄弱,也是民办学校的一大软肋。民办学校的老师更愿意去收入高且稳定的公办学校工作,民办学校之间也存在对优秀师资的激烈争夺。因此,较好的师资自然会向办学条件较好但收费也较贵的学校聚集,从而导致了资源分配不均现象在民办学校中较为突出。

 

义务教育不“免费”

为完善人口管理工作,同时让外来生源也能享受义务教育,深圳在2006年出台了“1+5”政策,即“父、母在深连续居住1年以上,能提供出生证及父母原籍户口本、在深居住证或暂住证,本市购房或租房合同,父母在本市的社会保障证明或营业执照,计划生育证明,原户籍地开具的就学联系函或转学证明”的适龄儿童,均可申请享受本市义务教育。孩子即将上小学的林女士告诉记者,为了解外来工子女享受本市义务教育的政策规定,她曾在深圳本地论坛上发帖求助,一些网友的回应却让她“有些难过”。尤其是,当她看到“本地人都不够,哪还管得了你们这些外地人”之类的回复时,心里很不是滋味。这种纠结,反映了深圳面临的现实:义务教育学位多年来一直紧张。2011年,深圳市教育局发布的公共服务白皮书称,将新增义务教育学位1.3万个。这显然是杯水车薪——深圳市统计局2010年公布的人口统计显示,深圳常住人口中,14岁以下的儿童接近100万,而这正是义务教育学龄儿童主要的年龄阶段。面对公办学校义务教育学位的紧张,以及大量外来工子女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深圳市、区政府不得不开始向民办学校购买义务教育学位,通过向学生直接发放补贴的方式,让符合“1+5”政策规定的适龄儿童均能享受到义务教育。“目前,像福田、罗湖等城区的义务教育学位基本能够满足需求,而龙岗、宝安等城区由于历史原因,的确存在义务教育学位不足的情况。”深圳市教育局政策法规处一名负责人告诉记者,龙岗、宝安正好是深圳外来工聚居的主要区域。记者调查发现,虽然政府对这些民办学校的学生直接下发了补贴资金,但家长们仍需自行支付额外的费用。由于学校不同,此类费用在几百至两千多元不等,甚至不乏一些收费高昂的学校。采访中,一位外来工家长向记者出示的某校收费标准,已经向国内本科院校看齐——小学学费3000多元,再加上伙食、住宿、接送等费用,夫妇俩每年需为儿子支付费用近2万元,可以说“快承受不起了。”

 

待解的不等式

“深圳是一座特殊的城市,常住人口与流动人口倒挂现象严重,导致按常住人口设置的基础教育办学设施严重不足,大量流动人口特别是外来务工人员的子女无法入读公办学校,而民办教育弥补了公办教育的不足。”2012年1月,苏醒等政协委员在深圳“两会”上递交的提案指出,目前深圳的教育制度在教师待遇、扶助政策等方面存在诸多弊端,在帮助政府落实九年义务教育、解决外来职工子弟就学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的民办学校,却处在十分弱势的地位。根据深圳市教育局提供的数据,目前全市共有民办学校248所,其中义务教育阶段的民办学校有220所,共收纳34.5万非深户籍学生,2万深户学生,占深圳市义务教育比重为38.8%。民办学校的地位与它们在义务教育中发挥的作用并不对称。深圳市教育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说,民办学校在创办之初,均是以“非营利组织”的身份注册的。学校的财务状况在市教育局严格监控之下,并且没有自主定价权,即学费须向市教育局备案,并得到物价部门的审核批准。然而,现实情况是,除开以上因素,民办学校的运作方式却向市场经济高度靠拢——没有学区限制,学生与校方自主选择,运作资金主要由学校投资方自筹,收益也归校方自有。这一模式,就让像陈胜坚这样的投资人颇为头疼:尽管CPI连连攀高,但政府自2008年开始发放的每人一学期700元的义务教育补贴并未与物价联动。来自管理部门、家长、市场竞争的三重压力,让涨学费成为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情”,民办学校只能在其他方面压缩成本,硬件投入、教师工资往往成为被砍的对象。龙岗区一所民办小学的副校长陈先生说,虽然财政部门有专门针对民办教育的补助基金,但只对符合一定条件的民办学校补助,而且有一系列严格的考核程序,包括管理水平、办学质量等。补助基金只发放给那些考核结果较好的学校,这种出发点好的政策,结果却产生“马太效应”:强者愈强,弱者愈弱。

 

受制于政策因素以及自身投入不足,一些民办学校不得不摘牌关门。许多外来工子女因此饱受“失学”之痛,他们不得不面临择校分流——这意味着上学更远,需要一段时间适应新环境,难以跟上教学进度等。苏醒等来自教育界的政协委员在提案中写道:“民办学校的投资人因成本过高、税赋太重而无力保障学校老师的合理待遇,造成教师流动性强,严重影响教学质量,希望政府能够实行教育体制全面改革。”政策暖风吹起。日前,广东省政府下发《深入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综合改革工作方案(2012-2014年)》,明确2014年前,将异地务工人员随迁子女接受义务教育全面纳入教育发展规划和财政预算,确保与户籍学生平等接受义务教育;加大学前教育的投入和管理,切实解决异地务工人员子女就读幼儿园的实际困难;试行异地务工人员子女在输入地就读学校参加中考、高考等。“总算有点盼头了,但政策能不能落实到位,我们哪里知道啊!”戴先生抚摸着小飞的头,一脸迷茫。(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部分人物系化名;方磊、凌云飞天)

 

 

深圳外来工子女入学状况样本调查 - 凌云飞天 - 凌云飞天的博客
小飞喜欢踢球,但为了赶上饭点,现在他每天一放学就得去赶车。
深圳外来工子女入学状况样本调查 - 凌云飞天 - 凌云飞天的博客
由于招收不到足够的生源,福林学校在开学两周后停办了。
 
■新闻链接    河南项城:适龄儿童争上民办学校
家长希望孩子上公办学校,是国内大部分地区义务教育阶段较为普遍的一种现象。而据人民网报道,河南项城却“一反常态”:适龄儿童争着上民办学校。报道称,项城市推崇多元化办学格局,政府鼓励和支持社会团体、企业和个人举办不同层次的民办教育机构,以解决适龄儿童上学难问题。于是。为扶持民办教育发展,该市从资金支持、师资配备、办学环境等方面给予大力支持。各类民办学校如雨后春笋般发展起来,现已达145所。针对办学条件较好的民办中小学校,项城市教育局还选派优秀公办教师到校任教,占其教师总数的1/3,其工资福利由市财政全额供给。民办学校自聘的教师,该市将其“三金”纳入公共财政保障范围。这些措施的推行,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民办教育事业的发展,加之有些民办学校教师工资较高,许多老师更愿意到民办学校任教,民办学校因此吸纳了大量优秀师范院校毕业生。目前,该市义务教育阶段民办学校的学生占总学生总数的21%,大大超过了全国大部分地区民办学校所占的比例。

 

 

 

 

  评论这张
 
阅读(383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