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凌云飞天的博客

我追求,所以我记录

 
 
 

日志

 
 
关于我

凤凰卫视、本港台、《深圳特区报》、《香港商报》等媒体多有专题报道,N个著名或非著名电视、电台、院校主讲嘉宾,出版多部著作,广东旅游出版社出版的《美丽欧洲》是我国第一本“团游书籍”,曾荣获全国“十佳博客”称号。博文除特别说明外均为原创或与同仁携手原创。聊博各位一笑。欢迎转载,共享天伦。

网易考拉推荐

一线报道:更偏远的灾区还无人问津?   

2013-04-24 08:51:19|  分类: 消息快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凌云飞天按】 黄金72小时已经过去,救援和关注却一点也不能减少。在偏远的村子和大山里,镜头和部队先前没有到达的地方,受灾群众还焦急地等待着帐篷、食物和水。雅安雨城区上里镇箭杆林村3组,是当地最穷也是受灾最严重的村子之一。这个村子位于芦山岗上,与震中芦山县龙门乡相隔仅仅3公里,翻过山梁就是龙门乡了,是名副其实的震中范围。全组269人,大多是老弱、妇女和留守儿童,目前只分到了7顶帐篷。今天又下起了大雨,村里不通公路,村民们急需救灾物资来维持这艰难的时间。

我的同事和朋友、深圳特区报编委、特派记者吕延涛和深度报道部特派女记者曹崧,他们原本是为了收集撰写512大地震5周年相关文章而提前抵达四川映秀镇采访的,正巧碰上了420雅安大地震,这几天,他们不顾个人安危,翻山越岭,一路艰辛,从映秀镇直接赶赴到了芦山灾区,又来到最边远的、到目前还无人问津的灾区,他们不顾周身疲劳,通宵未眠,持续挑灯夜战,撰写了通讯:“灾区一线报道:箭杆林村见闻  ”,以下是今天发表在《深圳特区报》上的现场报道:

 

 

大山深处的贫困村又成重灾区

重灾区中里镇龙泉村的刘志博,向记者描述了“更偏远的灾区”——上里镇箭杆林村的状况。“在山上,路不通,房子全都‘病了’,你们快去看看吧。”一大早,刘志博跑步带路,记者随他来到了山脚下。这里不通公路,唯一的生命线是一条沿山的土路,只能步行上山。路上坑坑洼洼,布满了嶙峋的石头。天逐渐阴沉,开始下雨,路变得泥泞湿滑,深一脚,浅一脚,非常难走。山路左侧是悬崖,右侧是巨型岩石层,被地震震得有些松散碎裂,随时都有垮塌滑坡的可能,需要快速跑步通过。一路上不时见到已被震落的巨石横在路上。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记者才看见了箭杆林村3组的第一户人家。继续往山里走,看到村里的房子基本上沿山而建,大多为木质结构,有些连木板也没有,用柴垛堆起的所谓的“墙”,被震得歪歪斜斜,地上全是碎瓦片和裂缝,没有一家房子可以继续住人。大多数屋子里家徒四壁,一个灶台,一张床,两把凳子,也是一个家。见到有人来了,坐在自家危房前的村民们呼的一下全涌了上来,用浓重的乡音向记者表达他们的焦急:房子“病得厉害”不敢住,只有几桶方便面不够吃、村民受灾严重没人过问……

 

村民们的脸上显得恐惧。“挺内疚的,我没把村民们照顾好”

箭杆林村3组队长黄永兴和两个村民从山下步行扛了点吃的和水,回到了村里。这三天,他每天都会徒步来回三四趟,从镇上帮老百姓背些吃的和帐篷上来,再把灾民的实际需求传达到镇上去。“3天没睡觉了。”组长黄永兴嗓子沙哑,这个壮实的汉子说了两句就背过身去哭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他说,村子一直是远近闻名的特困村。这里的年轻人大多出外打工,留守的多是老人、妇女和儿童,靠着砍竹子、种庄稼、打猎维持生计。现在,组里的青壮年只有10来个在家,剩下的都是老弱病残,他一直给大家鼓劲,领着村民们冒雨绑帐篷。“很内疚,我没把村民们照顾好。”黄永兴哑着嗓子说。“你带领大家自救也很不容易。”、“队长不要哭,我们自己先把住的地方搞好就好些。”村民们纷纷安慰起了黄永兴。再次下山,黄永兴带上几个小伙子,决定到镇上多搞些彩条塑料布回来。据村民反映,帐篷不是永久发给村民使用的,地震过后一段时间往往镇上会收回。“我们这里路不好走,帐篷很沉,背上来以后还要背下山去,一些村民不愿意。彩条布比较轻,还可以一直用着,实在。”黄永兴说。

 

交通顺畅,只待物资

75岁的李秀蓉,全身瘫痪,一直患有重病。地震后,全组99户人家只分得了7顶帐篷,也是昨天才拿到,村里人就把帐篷让给了李秀蓉一家。李秀蓉一直躺着,坐不起来,三天来,她只吃了一点稀饭和方便面。“没有吃的,1个人一天只有1桶方便面……”老人的儿子黄永彩红着眼睛说,一家人现在都在挨饿受冻。71岁的黄先仲告诉记者,地震时他们全家有10口人在家,光是娃娃就有6个。地震把他家的墙震垮了一小半,但前两天没有帐篷,一家人晚上只能将就在危房里休息,余震不断,一摇晃他们就吓得赶紧跑出来。村民赵永华说,箭杆林村人住得特别分散,光是他们3组,走完一圈都要4个小时,一下雨,很多地方就彻底不通,听说山上还有守林的老人被砸死了,但现在滑坡得厉害,谁也过不去。“我们这里受灾太严重了,但没得人来。”73岁的黄福奇说。“我们这里是全镇最偏远的村子。”赵永华告诉记者,3年前,通往山下的路被冲垮了,村民们向镇政府打报告修路,结果没有任何下文。“村民是一点一点用双手把这条土路打通的。”后来上面说要给他们通公路,也没有落实。村里面的小孩子,每天都要走上一两个小时的山路到镇里上学,下了雨,路堵了,学也没法上。“我们去市里上访过,好容易才在村里保留下来一个临时办学点,就给小一点的娃娃做学前班用了。”村民黄永彩说,但这次地震后,小学校也被震垮了。“你们去镇上也看到了,沿街都是帐篷,其实村里受灾更重。”黄永兴说,救援物资这几天只送到了乡镇一级,但远一点的农村才是重灾区,物资普遍奇缺。记者算了一下,从雅安市中心到中里镇不过半个小时,到上里镇也才40分钟,往村子里走,即便是像箭杆林村这样最难走的村子,两个来小时也上去了。目前道路都是顺畅的,相信只要有救援队伍关注了这些地方,送来应急物资不是件很难的事。“我也搞不懂,为什么就没人来?”黄永彩挠了挠头。

 

“5·12”大地震后房屋已受损

在山上采访了七八户人家,雨越下越大,村民们担心山体滑坡,催促记者尽早下山。下山的路上,一群山羊出现在了记者的视野里。刘志博说,常有老人在这里守林和放牧,住就在山间巨岩下搭个棚子。山里老有野熊出没,人偶尔就会碰上,有时候就回不来了。一路上,村民们还不断地把记者拉到自己屋里去看。记者沿着田垄,走了十几分钟泥路来到了山脚下共和村的一户人家。屋主是73岁的沈正荣,地震后,房子地基开裂,房梁也歪了。今天他们一家10口被分了4袋速冻汤圆,两个面包,9瓶水。沈正荣说,“5·12”地震后,他们屋子就轻微受损了。有人过来告诉他们,这里都处于地震带,很危险。但想要重新建房子,自己要掏好几万,没这个钱,想想就算了。离开沈家,已经接近下午两点半。一路下山而行,越往下走雨渐渐小了,回头向山上望去,已是一片云雾缭绕。估计今晚箭杆林村又下起瓢泼大雨。(深圳特区报雅安4月23日电)

 

灾区一线报道:箭杆林村见闻 - 凌云飞天 - 凌云飞天的博客
村子里年轻人大多出外打工,留守的多是老人、妇女和儿童,靠着砍竹子、种庄稼、打猎维持生计。
灾区一线报道:箭杆林村见闻 - 凌云飞天 - 凌云飞天的博客
哥哥把仅有的方便面让给了弟弟。 

  评论这张
 
阅读(2406)|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