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凌云飞天的博客

我追求,所以我记录

 
 
 

日志

 
 
关于我

凤凰卫视、本港台、《深圳特区报》、《香港商报》等媒体多有专题报道,N个著名或非著名电视、电台、院校主讲嘉宾,出版多部著作,广东旅游出版社出版的《美丽欧洲》是我国第一本“团游书籍”,曾荣获全国“十佳博客”称号。博文除特别说明外均为原创或与同仁携手原创。聊博各位一笑。欢迎转载,共享天伦。

灾区缺水 战士背水进村来  

2013-07-24 10:44:18|  分类: 实时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灾区缺水 战士背水进村来 - 凌云飞天 - 凌云飞天的博客
7月23日下午,武警甘肃总队定西支队在岷县梅川镇茶固村为村民提供饮用水
 
甘肃省岷县山道上,梅川镇茶固村村民聚集在村路上,眼望一辆辆救灾车奔驰而来,呼啸而去。

惊魂未定的脸上,满是担忧:一旦近期下雨,震裂的危房就会完全倒塌,如今睡在农用车上的他们,那时将在哪里安身?

7月22日7时45分,一场6.6级地震驱逐掉黄土高原人所有的欢笑,他们在家园的坍塌中陷入悲泣。

但是,一辆辆救援车似乎带来希望,让他们在惊魂未定中坚韧地活着。

定西地震究竟怎样惨烈?请随着《深圳特区报》特派记者的耳闻目睹,去查勘灾难实况。

15:30    相互守望

从陇西,汽车沿着盘山公路,向漳县、岷县奔去。道路上一路畅通,两处出现滑坡的路段,抢修车辆也完成了抢修。道路上,一辆辆挂着“抗震救灾”红幅的车辆川流不息。这些车辆中,有甘肃各市的车牌,有四川的车牌,有陕西的车牌,甚至还有安徽的车牌,满载方便面、矿泉水、牛奶、药品等救灾物资。

还遇到了十几辆兰州的士车队,每一辆车都是空的。他们是去拉伤员,帮助灾民的。

在陇西境内一加油站,记者遇到了一个正在装载货物的车队。车队的每一辆车身上,都挂着一块红幅,上面写着“陇西吧爱心联盟志愿救灾”。

车队的负责人安丽娟说,他们都是陇西吧爱心联盟的志愿者。地震发生后,爱心联盟的志愿者积极在陇西百度贴吧、陇西荒原群、陇西QQ群里发布救灾信息。信息发布后,得到了上百名网友的支持,至今他们已募集到数万元的资金。

15点30分,救灾车队赶到了预先联系好的梅川镇。而此时的梅川镇上,一辆辆挂着“抗震救灾”红幅的车辆川流不息,交警们在指挥着道路交通。

陇西吧的志愿者将一箱箱方便面和牛奶装上车,一行十五六个人将向重灾点永星村出发。“从镇上到村里有20公里的山路,物资会一一发到村民手中的。”安丽娟说,陇西虽然相隔100多公里,但都是相互守望的邻居,“邻居有困难了,赶紧帮忙才是要紧事。”

灾区缺水 战士背水进村来 - 凌云飞天 - 凌云飞天的博客
岷县梅川镇茶固村杨女士站在震裂的房间里
 
17:00    一家人的床铺

“来水啦,来水了!”

岷县梅川镇茶固村村民、65岁的陆盖巧背着小孙子,手提着水桶向送水车奔去。村民们也都各拿着桶、盆,到送水车处接水。

梅川镇是进入岷县的第一个镇,也是受灾最严重的一个镇。

陆盖巧说,地震发生后,家里的水管被震裂,流的都是混浊的水,根本没法吃水,幸亏武警及时送来了水。

正在抽水的陈万华是武警甘肃总队定西支队的股长,他说,考虑到村民吃水问题,支队每天都派送水车,到受灾的村里送水。

他说,一天送水四五吨,遇到车辆进不去的村庄,如受灾最为严重的永光村,只能由20来个战士,用水袋背水进村里。

吃水的问题解决了,但灾民们的住处还是一个问题。舒红芳拉着记者到她家里看受灾情况。记者看到,东房的塑料纸吊顶已被掀翻,墙壁上是一道道裂开的缝隙。她指着一堆土说:“这本是一堵墙,地震时幸亏我跑得快,不然就砸到我了。”

舒红芳说,由于墙体几欲倾倒,再加上频繁余震,一家人都不敢到屋里住,只有在院子里用车搭帐篷住。

舒红芳说,村里最需要的是帐篷,“本来镇里拉来了帐篷,但由于需求太多,提供的帐篷数量不够,最后还是没有发。”

梅川镇政府的工作人员王雯琳说,目前帐篷、食品等物资比较紧缺,考虑到全镇各村受灾情况不同,先到的帐篷已发给急需的灾民了,帐篷还将后续供给。

而舒红芳更担忧的是:房屋基本被损坏,一旦下雨,房子还会出现倒塌的危险,那灾后新房又该如何来建?政府是否有相应的扶持政策呢?

灾区缺水 战士背水进村来 - 凌云飞天 - 凌云飞天的博客
梅川镇茶固村,4岁的小娟娟在吃方便面
 
19:00    无味的晚饭

梅川镇茶固村一座农家小院里,前院的西屋里,王玉明的二嫂斜靠在墙上,哭肿的双眼绝望地看着窗外,一想到儿子,她就哭喊着:“我的儿呀,我的儿……”而在屋外,王玉明的二哥垂着头坐在长椅上。

在后院的走廊上,王玉明的大嫂、妻子和弟媳正在准备着一家20来口人的晚饭。地震后,王家的厨房倒塌,走廊成了临时的灶房。

“平时一大家子在一起吃饭,有说有笑,现在只能凑合着吃了。”王玉明说,自从22日侄子命丧倒塌的墙体下,一家人就没吃过有味的饭了。

王玉明6岁的侄子,是茶固村在地震中唯一丧生的人。他说,侄子是在外婆家度假的,地震发生时,正在睡觉。等他们赶到时,孩子已被压在墙下,村里七八十个人将孩子从废墟中挖出后,孩子已奄奄一息。

按照村里的习俗,早丧的孩子是不能土葬的。但孩子的爷爷坚决不同意这种做法。“孩子还是早日入土为安。”

22日中午12时,一场葬礼在茶固村进行。丧礼没有唢呐,也没有任何响礼,只有一片沉默,和沉默之后的悲哭。“那是老人的喜丧,侄子这么小走了,是悲葬。”王玉明低下头,抹了一把眼泪。

侄子下葬时,“哭哭啼啼”的女人们全被关在了家里,不准到墓地去哭泣。而孩子的叔叔、大伯们,按照丧俗,也是不准进入墓地的。

给6岁侄子送行的人,是村里的20多个村民。亲人们是没有这个“福分”的。

孩子的父亲和母亲,至今还不知道儿子葬在哪里,他们只知道,那6岁的孩子葬在村头的山上。

王玉明说,不能送行的原因,就是让亲人永远不知道孩子葬在哪里,以免亲人见了伤心。

前屋里,孩子的奶奶躺在床上,哭成了泪人。孩子的姑奶坐在一旁安慰着,一提到可爱的孙子,她就嚎啕大哭。她永远不能再牵着孙子的小手,送他去幼儿园上学了。

地震带来的灾难,从一个家庭的伤痛中显影。

( 邢丙银    许业周    凌云飞天)
  评论这张
 
阅读(1341)|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